七夕,犇翔铁艺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

      七夕,一个凄美的节日。传说这一日牛郎织女要跨越天河的阻隔,在鹊桥的尽头,一期一会,以慰籍又一年的相思之苦。在流传千古的诗文里,惟有清江的这首《七夕》,独独与我有了心灵的契合,让青岛铁艺小编怦然心动,或许是他诗里画境般的禅意让我着迷。
      唐朝,一个伟大的诗的国度,却处处能透出禅魄诗魂来。禅诗渗透进唐朝的各个朝代,总是给人以端然的静美,能够洗涤人的灵魂。《七夕》也是一首纯粹的情诗,“七夕景迢迢”,只一句便入心,有了一种顿悟世间离情的悲凉和苍茫。愈加清冽的“相逢只一宵”、“离别在明朝”,千回百转,更是让我不忍释卷,瞬间便置身在一个隐藏着万般挂碍,千般愁怨的世界,无法解脱。只待那柔软的网渐次收紧,将两颗相爱的心卷裹,生出温柔的情愫,感动了天地,将温暖与光明还给世间,慢慢过起寻常的烟火日子,不再只是爱情的浪漫与虚幻。
青岛铁艺
      有一种相逢,明明知道最后的结局是分离,各自早已有了确定的归期,知道自己根本挣不脱宿命的羁绊,却一定要相见,一定要知道他真的安好才放心。你若安好,我便晴天。有太多事,总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只求一个心安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这个道理谁都懂,做起来却很难。好在还可以有一种期盼,即便只是惊鸿一瞥,也强如杳无音讯的好。
      一直以来,总认为人生便是为一场场情缘而来。有缘,便会相守一生。而当缘分尽了,一切挽回皆是徒劳,莫若云淡风轻便好。喜欢一句话,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当更漏在催促明朝的离别,人生的漫旅便是又一个新的征程。挥手别去,不究过往,不畏将来。月来,云去,风来,雨歇。光阴里还有一种等待,让你足够温暖。
 
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青岛犇翔铁艺艺术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:鲁ICP备18034951号-1 技术支持:永诚网络
友情链接: 青岛网络公司